择一事,终一生
来源:承德公司 作者:郭慧敏
时间:2018-10-18 17:20:47

最近重新看了一遍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,思绪良多。它没有揭秘,没有煽情,只有平实,一如其片名。

红墙绿树,黄瓦蓝天。影片的开头,在故宫里悠然骑自行车的姑娘拉开了这幅图画的卷轴,故事也随之慢慢铺开。在故宫深处一个简单的四合院里,由几间平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。有机器头与青铜器相摩擦的声音,有师傅们不断打磨木料的声音,有制造机不停歇运行的声音,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,就奏响了大家日常生活的主旋律。抬眼看,这一四方小院的天很蓝,阳光很刺眼,猫咪也懒懒的晃动着身姿。

一道宫门,两重世界。外边的故宫城游人如织,来了又走,但故宫城的深处,修复者们的工作还要继续,文物送来一批运走一批,往复不断。老师傅们不急不躁,告诫徒弟们也要坐的住,耐下心。他们不停的打磨木料,不停的挂漆,反复的临摹,反复的修补……他们的工作与大部分写字楼的上班族不一样,没有电脑没有网线,不能刷手机,不能吃零食,他们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这间平房里做着反复枯燥的修复工作。在脆弱又珍贵的文物面前,他们需要一颗能与历史产生交流的细致宁静的耐心。当王津师傅修复好的钟表的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,我的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,当看到佛像的断臂飘带完好的呈现在眼前时,我觉得是那么的唯美至真。看到3岁就跟着父亲进故宫的史师傅,与故宫这份难以割舍的情缘我不禁泪目。凌乱的环境,简陋的条件里蕴藏着这一代代匠人们的使命感与责任感。

屈峰师傅说,“中国古代人讲究格物,就是以自身来观物,又以物来观自己”。他认为古代故宫里的这些老物件,都是有自己的生命与感情的,人们在制物的过程中,总是要想办法把自己融入到里面去。人在这世上走了一趟,总想要留下点儿什么,觉得这样才有价值。一辈子很短,甚至短到只够认真做好一件事,钟表、漆器、木工、字画……文物之于他们就是一辈子。他们平凡而朴实,不谈使命,不谈功名与利禄,只享受每一次与文物交流的当下,他们泰然。

想起蒋勋说的那句话:“山河平静辽阔,无一点儿贪嗔痴爱,而我们匆匆忙忙,都还在路上”。一辈子真的很短,也许只够做好一件事,愿你我有这份幸运,择一事,终一生。